正规配资炒股

试水付费视频 抖音再寻变现路

发布日期:2023-12-08 13:49    点击次数:140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记录美好生活的抖音,也开始“对生活”收费了。11月16日,抖音测试视频内容付费服务引发热议。不少用户在近期使用短视频软件抖音时,发现了付费视频这一全新服务。平台用户在观看部分短视频时,需要支付一定费用才能解锁全部内容。据了解,2021年抖音便开始了平台中的短剧付费测试,从短剧到短视频,抖音内容付费的路子越走越宽。一面是变现的焦虑,一面是用户的“质疑”,抖音的创收路,可能注定不会那么顺利。

  花钱刷视频

 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短视频也是一样。11月16日,有媒体报道称,抖音于近期测试视频内容付费服务,即用户在平台观看部分视频内容时,需要付费才能解锁全部内容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,目前用户在发布视频时的高级设置选项中,已有“付费可看”的选项。根据要求,“付费可看”的开启需要同时满足3个条件:完成抖音实名认证、粉丝数不少于10万人、近90天内无账号违规封禁记录。

  据了解,此番测试的付费视频内容不再局限于短剧类目,目前平台中已出现包括知识类、娱乐类、日常类的付费视频。而价格方面,用户在试看内容结束后,需要支付一定费用才能解锁全部内容,用以支付的“抖币”,按照1元充值10抖币的比例购买,单个视频最低价格0.1元。具体费用由创作者自定,平台将收取订单总金额的30%技术服务费后向作者结算。此外,用户观看付费视频时,App将不支持手机录屏,以此保护创作者权益。

  对此,抖音客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目前该功能还是小范围的测试,后续可能逐步放开范围。

  综合多方媒体消息,付费短视频与长视频的方式大体相当,即先经历几秒的免费试看,结束后付费解锁后续内容。

  对于具体的上线时间、动作考量以及当前用户的反对情绪等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抖音,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应。不过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,多位专家都认为,抖音此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激励创作者,产生更多优质内容。

  例如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王鹏提到,随着内容创作的繁荣和用户对高质量内容的需求增加,付费模式有助于筛选出更优质的内容,提供更高级的用户体验。而且付费模式也可以为创作者提供更多收益,从而激励更多优质内容的产生。

  资本躁动

  随着相关消息的释出,盘面上,抖音概念股午后走强,佳云科技、广博股份、引力传媒、丽尚国潮等近10股涨停。

  投资分析师高嘉指出,随着内容社区类平台的发展,各平台进入存量竞争阶段,用户量增速也逐步放缓,平台需要更多变现思路,拓展收入渠道,也是平台缓解变现焦虑的重要路径之一。上线付费短视频背后也体现了平台在商业化道路上的新尝试,持续发展必然需要寻求更多可持续的盈利模式。

  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8月,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达到12.22亿,用户规模超千万的应用和App分别已经达到351个、272个,抖音月活用户达7.38亿。

  内容付费并非首次接入抖音,公开资料显示,2021年,抖音曾启动短剧付费功能的内测,即每集最低1元起,按照集数付费,或一次性购买全剧。当时,抖音相关负责人就曾表示,短剧业务还在探索阶段,希望借此鼓励更多优质内容创作。目前,该功能已投入使用。据抖音《付费点播内容观看须知》,购买后不支持退款,已购买的付费点播内容可以重复观看,但不可转让租借、分享或售卖给他人或用于任何商业性、盈利性用途。

  2022年,短剧市场大爆发,用十万成本撬动千万生意的例子数不胜数。从短剧到短视频,抖音试水付费的初衷没有变——激励创作者,鼓励更多优质内容的产生。

  高嘉同时也谈到,长期以来,平衡商业化和用户体验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短视频平台需面对的挑战,就用户接受程度而言,短视频付费刚刚起步,还需要经过优质内容加持,给用户一定的适应时间。

  未雨绸缪

  以优质内容为核心,长视频用了十年时间才跑通付费模式。以爱奇艺为例,实打实的钱砸进去,亏损了12年才盈利。短视频既甩不掉本身的娱乐标签,又无法将短剧的“爽文”框架贯穿全平台。不上不下间,短视频的付费之难可想而知。

  王鹏分析称,内容平台通常都会面临质量问题,尤其是短视频平台,内容可能更加多样化,质量控制更为复杂。

  在他看来,要调和短视频付费与内容良莠不齐之间的矛盾,平台需要建立一个有效的内容评估和筛选机制,确保付费内容的质量和价值。同时,抖音在做短视频付费时还可能面临用户接受度的挑战。用户是否愿意为短视频付费,以及付费价格如何设定,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而对抖音测试付费短视频的原因,解筱文还提到了一个情况,即增加盈利渠道。此前,因五花八门的收费模式,爱奇艺屡次陷入争议。究其根本,也被业内认为是会员数量正在触顶,平台收入增长即将陷入停滞期所导致。

  流量方面,QuestMobile数据指出,2020年1月-2022年12月,短视频行业的月活用户稳定在9亿左右,规模触顶。广告方面,根据今年初发布的《2022中国互联网广告数据报告》,2022年,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预计约为5088亿元,较2021年下降6.38%,市场规模近七年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流量见顶的时代,抖音抓牢兴趣电商的同时,也必须不断开拓新的收入渠道,才能保证这家巨头在多领域的灵活调整。王鹏分析称,抖音试水短视频付费,更重要的是,它反映了抖音对于提供优质内容和用户体验的追求,以及对于建立一个健康和可持续的内容创作生态的期望。

  中国信息协会常务理事、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朱克力也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,在留住内容创作者和培养用户付费习惯方面,两者其实是可以兼得的。这并不等同于抖音的内容焦虑和收入焦虑,而是平台发展的一种策略,旨在提高整个平台运营水平与用户体验。

  “当然,这需要平台在运营过程中不断调整和优化策略,以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。”朱克力称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韩昕媛

举报/反馈

]article_adlist--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李桐



 




Powered by 正规配资炒股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